AI测谎,这事到底靠不靠谱?

分享到:

992abe391fd14b8b90c24a0c5a6c236020180111140834

能够判断一个人是否说谎是日常生活中很重要的一部分,这在法庭上更重要。人们可能会发誓说他们会说实话,但他们并不总是遵守承诺,对无辜或有罪的判决需要具有对谎言的识别能力。

为了解决这个问题,来自马里兰大学(UMD)的研究人员开发了测谎分析和推理引擎(DARE)),这个系统使用人工智能(AI)在法庭审判视频中自动检测出欺骗行为。

由自动化研究中心(CfAR)主席拉里?戴维斯领导的UMD计算机科学研究团队描述了他们的测谎人工智能研究项目(仍需同行评议)。

研究人员还训练DARE如何寻找和分类人类的微表情,比如“嘴唇突出”或“皱眉”,以及分析声音频率,以揭示一个人是否在说谎。然后,测试人员使用一组训练录像来测试演员们是否撒谎或说出真相。

那么,DARE到底有多准确呢?

根据UMD研究员巴拉特 辛格的说法,“准确”可能不是描述该系统的最佳词汇。

“一些新闻文章误解了‘准确’的含义”他说。AUC指的是,一个分类器在随机选择的一个积极的情况下,比随机选择的消极事件的概率要高。

8d28c2f3212643338827005013c9533320180111140834
最终,DARE在测谎任务上,表现得比一般人更好。辛格说:“一个有趣的发现是我们在视觉模块中使用的特征。”“值得注意的是,视觉AI系统在预测欺骗方面明显优于普通人。”

DARE的AUA得分是0.877,再加上人类对微表情的注释,这一成绩提高到了0.922分。辛格指出,普通民众的AUC是0.58。研究人员将在人工智能技术进步协会(AAAI)今年2月举行的人工智能2018大会上展示他们的研究成果。
说出真相

虽然一些现有的测谎技术可以产生相当可靠的结果,但它们在法庭上并不是特别有用。例如,Truth serums通常是非法的,而测谎仪在法庭上是不被允许的。DARE可被证明是规定的例外,但研究人员并不认为这一应用是法庭所限定的。
辛格说:“这个项目的目标不是只专注于法庭视频,而是在公开场合预测欺骗行为。”他指出,未来情报机构可能会使用这种手段。“我们在社交游戏中进行可控的实验,比如Mafia,其更容易收集到更多的数据,并对算法进行广泛的评估,”他说。“我们预计,在这些受控设置中开发的算法也可以适用于其他场景。”

据美国电气和电子工程师协会(IEEE)人工智能和自动化系统全球行动委员会执行委员会主席拉贾?查蒂拉(Raja Chatilla)说,我们应该谨慎使用。“如果这将被用于决定……人类的命运,那么它应该被认为是在它的局限和背景下帮助一个人——法官——做出一个决定,”查蒂拉表示,“高概率不是确定性”,并不是每个人的行为都是一样的。此外,用于训练人工智能的数据也有存在偏见的可能性。

Chatilla确实注意到图像和面部表情识别系统正在改进。根据辛格的说法,我们可能只需要3到4年的时间,就可以通过阅读人类表情背后的情感来发现欺骗。

继续阅读
未来10年,AI将取代50%银行从业者

随着人工智能和自动化的发展,在接下来的十年间,一半的金融服务业工作者将被取代。银行业工作将面临一场“浩劫”,银行参不参与这些变革并不重要,但该发生的一定会发生。

张召忠:中兴被禁案中,被瞄准软肋的是中国科技产业

张召忠发文对中美贸易战情况进行了分析,认为当代信息化战争实际上就是芯片战争,贸易战首场战役美国率先对中国发起了芯片战。在文中张召忠表达了对中国芯片研发滞后的遗憾,并对之前美国宣扬的“全球产业链分工合作,中国不需要研发芯片”的观点进行了批判。

牛津大学学者声称:人工智能不会抢走人类饭碗

根据经合组织的一份报告,人工智能和机器人技术的自动化对工作岗位的威胁比预想的要小。经合组织是一个由高收入国家组成的政府间组织。这项新研究与牛津大学学者卡尔•弗雷和迈克尔•奥斯本在2013年发表的一篇有影响力的论文形成了对比。后者警告称,美国约47%的就业岗位面临“自动化”的高风险。弗雷和奥斯本的研究为最近关于自动化的争论定下了基调。

机器人与AI发展的3大动力,物联网、低成本与应用模式

机器人与人工智能的日益融合将进一步催生自主机器人的诞生。这些机器人将能够做出各种更高级行为和反应,例如学习经验、解析并进一步生成语言,从而创造一种近似于自主意识下的运行状态。

国内人工智能政策发展,一篇文章带你看懂

当前,我国人工智能正处于发展的政策红利期,从中央到地方各级政府都出台了一系列促进政策与措施,对于人工智能从业者来说,了解政府出台的政策非常必要。

©2018 Microchip Corporation
facebook google plus twitter linkedin youku weibo r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