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导体巨头看重并购而非研发 或会导致创新进入黑暗时代?

分享到:

11月25日消息,据国外媒体报道,半导体和制药行业并购的动机是相似的。两个行业最大的公司都缩减了高风险的研发支出,而是对业务进行以提高效率为目的的重组。它们不再只想着通过投资实现有机增长,而是瞄上了并购。

8

  多年来,这两个行业遭遇了相似的问题。在重大突破方面的支出——无论是性能超高的芯片还是营收达到数十亿美元的新药,在投资者看来,都没有取得令人满意的结果。两个行业因低成本生产和专利保护削弱而导致的日趋大众化也意味着回报不及投资的风险。

  随着制药行业的并购因艾尔建与辉瑞1600亿美元(约合人民币10222亿元)并购交易达到高峰,半导体行业的并购也在增长,并可能成为华尔街并购活动下一个引擎并不让人感到意外。艾尔建与辉瑞的并购,与Avago、博通的并购没有什么大的不同之处。

  艾尔建首席执行官布伦特·桑德斯承认在新药研发上的回报低于投资,他公布了削减企业成本,通过外界寻求创新的战略。现在,桑德斯将成为辉瑞的新老板。

  未来,注册地在爱尔兰将成为艾尔建进行收购的一个有利条件。业务和全球覆盖范围的缩减,将使得未来的收购交易对公司业绩的拉动作用更为明显。

  半导体行业也是如此。芯片厂商已经放弃通过投资开发突破性技术,因为消费者不再为差异化的技术买单。例如,在智能手机市场上,大多数消费者关心的是应用和功能,而非内存和速度更快的处理器。越来越多的外国半导体厂商也蚕食了曾经丰厚的利润率,尤其是在智能手机领域。

  作为应对措施,企业利用并购改进成本结构,缓和不断下跌的价格带来的冲击。当Avago等半导体厂商需要新产品或新功能时,它们会像辉瑞那样收购创新。

9

  与过去24个月以来制药领域的并购热不同的是,半导体领域的并购热今年才真正开始。彭博社的数据显示,今年半导体行业的并购交易金额达到约1030亿美元(约合人民币6581亿元),是2014年的约3倍。在2010年至2015年初,半导体行业的并购金额在220亿-370亿美元(约合人民币1406亿-2364亿元)。

  除Avago竞购博通外,恩智浦半导体收购了飞思卡尔,英特尔收购了Altera。最近数周,KLA-Tencor、仙童和Sandisk也都达成了并购交易。另外,高通、英伟达和美光等公司的前景也存在不确定性。

  如果半导体行业的并购加速,这将证实这个行业的紧缩。与制药行业一样,创新可能来自半导体行业最大公司之外,而非一些资金雄厚的研究实验室。

  芯片厂商Efficient Power Conversion首席执行官亚历克斯·利道表示,“半导体行业将出现许多大公司,小公司实际上将成为外包的研发机构,与制药行业非常相似。”他说,Qorvo和Intersil将成为有吸引力的收购目标。

  利道认为,并购可能使半导体行业的创新进入一个黑暗时代。

继续阅读
8大工业大数据应用场景,看清物联网时代的工业生产

  工业企业中生产线处于高速运转,由工业设备所产生、采集和处理的数据量远大于企业中计算机和人工产生的数据,从数据类型看也多是非结构化数据,生产线的高速运转则对数据的实时性要求也更高,因此工业大数据应用所面临的问题和挑战并不比互联网行业的大数据应用少。本文对工业大数据在制造企业的应用场景进行逐一梳理。

Microchip收购美高森美,已获多方许可

2018年5月15日,微控制器、混合信号、模拟及Flash IP解决方案提供商Microchip宣布,将正式收购美国军事和航空半导体设备最大的商业供应商美高森美(Microsemi)。

新中国半导体,曾经也创造过辉煌

新中国建国后的第一个三十年,我国计算机和集成电路事业在自主赶超路线的主导和公有制科研、生产体系的统筹下,从无到有,初步建立起了独立完整的产业体系,不断缩小与日本、美国的差距,比韩国起步早,发展快,对今天的芯片产业自主研发仍有重要的启示。

中国半导体陷人才培养困境,缺的不仅是资金

  目前,我国基础型人才比较少,都是教学生怎么用计算机,而不是教学生怎么造计算机。“打一个比方,大部分互联网企业都会用到JAVA,高校毕业的工程师大概有十几万,但是跑JAVA虚拟机的现在只有几十个人,我2010年办企业的时候连10个人都没有。

突破同质集成难题,中日合作首创两用芯片

在一块芯片上不仅能发出光,还能同时接收光,这是过去无法想象的。

©2019 Microchip Corporation
facebook google plus twitter linkedin youku weibo r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