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登国际正寻求半导体产业的并购整合机会

分享到:

       智能手机的兴起给半导体行业带来了短暂的辉煌,但在近两年,半导体行业却进入市场饱和后的彷徨状态。

  2014年,英伟达、爱立信等公司先后宣布退出手机芯片市场。2015年7月,全球最大的手机芯片生产商高通宣布,考虑改革公司结构并裁员15%。今年4月,全球半导体芯片龙头制造商英特尔宣布裁员1万多人,并将进行业务转型。

  在半导体领域投资近三十年的华登国际,对于半导体领域投资的坚持仍未改。华登国际为何专注于中国半导体领域的投资?这一领域市场机会如何?在更早前,华登国际投资过新浪、当当、美团、大疆创新等互联网公司和科技公司,它的投资逻辑是什么?

  曾经相对活跃的华登国际,在前两年几乎没有在市场上发声,重新“出关”之后,又能给行业带来怎样的信息与思考?

  深耕半导体行业近三十年

  黄庆于2005年加入华登国际,开始了自己在半导体领域的投资,现任华登国际董事总经理的他认为,华登近三十年专注于此的原因在于,中国半导体行业的市场容量足够大,甚至已经占据了全球市场的一半。

  “全球通讯设备有近30%由中兴、华为等中国厂商生产,中国的汽车产量每年有两千多万,这些行业的生产都需要半导体做支撑。”他在5月26日召开的第二届中国(合肥)股权投资高峰论坛上,公开演讲说道。

  “半导体行业也需要本地化公司的对接和服务,国际上有很多有名的半导体公司,但对中国客户的反应速度没那么快。比如华为就会希望在深圳本地有半导体公司来合作,距离太远不容易随时提供服务。”他在会后对媒体表示。

  因此,在北美、欧洲半导体市场都下滑的情况下,中国市场虽也受大环境影响,但由于大量的市场转向中国,中国在全球半导体行业仍能一枝独秀。

  “以前我们投资半导体基本想法是填补市场空白,中国需要什么半导体,做不出什么半导体,华登就投资什么。但随着市场环境的变化,现在的半导体企业面临的是小米、华为等有更高端产品需求的客户,我们也会选择去投资领先的、真正有价值的公司。”黄庆说。

  他介绍华登在半导体领域的投资案例,如上海的新涛科技,后来以8500万美元被美国半导体大鳄IDT并购,还有中芯国际、兆易科技、格科微、矽力杰,以及2016年刚刚上市的深圳国微等。

  “我们会选择有一定能力可以打仗的公司,这场仗可能不是很大,但一定要足够公司自身成长。能够让创业者通过学习,在五六年后做更大的事情。我们投的有些公司还不错,甚至可以参与到国际市场的竞争中,包括杭州矽力杰、兆易半导体等。他们在合肥也都有落地,这些公司有相当的能力去管理更大的盘子,有实力作为并购主体去并购。”黄庆对记者表示。

  行业存在并购整合机会

  黄庆认为,目前半导体行业的并购存在很好的机会,并购重组将成为趋势。“十年前中国缺乏有能力做并购的公司,但现在有部分中国企业发展到一定规模,已经开始通过并购成长。比如矽力杰在上市以后做过四次并购,资本市场对这事情是非常认可的。”

  他说道,以前大家都要做老大,但做老大这件事有很多必备条件。有些公司可以做创新的产品,但不一定做得很大,缺乏管理能力。有些公司有管理能力,但没有创新的激情。并购则利于公司把创新或管理的优势,都发挥出来。

  过去两年,在全球半导体市场亦存在并购整合的趋势。仅在去年就有,恩智浦118亿美元收购飞思卡尔,安华高370亿美元收购博通,英特尔167亿美元收购Altera等案例出现。

  华登国际在硅谷和亚洲同时进行半导体领域的投资,黄庆认为,硅谷项目相对来说技术含量比较高,团队比较有经验一些,中国创业团队相对年轻。由此,中国半导体行业主要的困境在于,技术、管理人才虽然每年都有提高,但相对还是较弱。做半导体的周边市场可以,但在主战场上,国内公司仍相对吃力。

  许多中国公司试图通过海外并购的方式,增强技术实力,但在出海过程中却常遇到审核障碍。今年2月,中国半导体龙头企业紫光集团宣布,由于美国外资投资委员会(CFIUS)的审查程序,公司终止对西部数据15%股份的收购。1月22日,金沙江33亿美元收购飞利浦LED业务的交易,同样因为CFIUS的反对而终止。

  “我觉得谈判双方有争议的部分,可以划分出去,这种事情提早沟通是一个比较好的办法,当然有些东西是比较敏感,那可能是注定拿不到的。”黄庆说道。他认为,很多被收购公司在国外估值不高,在中国的价格却会高出很多。中国股市的趋高,给中资出海带来了短暂的历史机会。

  真正成功的项目都是自己所了解的

  TMT领域的创业公司往往在还未盈利时,就能拥有很高的估值,半导体公司却需要近十年才能得到回报。对此,黄庆表示华登的基本原则是,投资自己弄得懂的项目。

  “如果自己都不明白,就不应该投。投资有专业性,投资人应该放下身段,不要盲目追逐求全。我们也曾做过一些追逐的事情,发现最后真正成功的都是自己所了解的。”他说道。

  “电子产业链是我们最专注、擅长和熟悉的领域,华登的投资方也都是产业链上的公司,包括高通等国际巨头,所以我们集中产业链的资源来投资这些公司。”黄庆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一些跟电子产业链联系比较紧密的领域,如汽车电子、电子医疗等华登也会介入,华登也投资过新浪、当当、美团等。

  三年前,华登投资了大疆创新。“我们投资的时候他们已经挺赚钱了,他们对我们的需求主要是有技术资源去帮助他们成长”黄庆介绍到当时投资大疆的背景,六年前华登曾投资了美国一家做运动照相机的公司GoPro,由于运动摄像拍摄的视频比较炫,GoPro很快受到消费者的喜爱,一年能做到几十亿美元的销售额。

  “我们看大疆跟GoPro的模式有相似性,但当时公司规模还小,就根据GoPro的经验给他们提建议,怎样从小市场做起,变成在世界范围内有分量的公司,怎样保护自己的市场等等。”他说。

  他同时也拿大疆无人机和谷歌的AlphaGo在人工智能方面进行了比较,黄庆认为AlphaGo在地面上,有足够的运算时间。但无人机飞起来就实时在动,需要随时控制,是在零点几秒钟要有反应的。此外,无人机的运算系统都集中在一小块芯片内,对耗电量也有较为严格的要求。

 

      更多Atmel及科技资讯请关注:  
      Atmel中文官网:https://www.atmel.com/zh/cn/
      Atmel技术论坛:https://atmel.eefocus.com/
      Atmel中文博客:https://blog.sina.com.cn/u/2253031744
      Atmel新浪微博:https://www.weibo.com/atmelcn

继续阅读
8大工业大数据应用场景,看清物联网时代的工业生产

  工业企业中生产线处于高速运转,由工业设备所产生、采集和处理的数据量远大于企业中计算机和人工产生的数据,从数据类型看也多是非结构化数据,生产线的高速运转则对数据的实时性要求也更高,因此工业大数据应用所面临的问题和挑战并不比互联网行业的大数据应用少。本文对工业大数据在制造企业的应用场景进行逐一梳理。

Microchip收购美高森美,已获多方许可

2018年5月15日,微控制器、混合信号、模拟及Flash IP解决方案提供商Microchip宣布,将正式收购美国军事和航空半导体设备最大的商业供应商美高森美(Microsemi)。

新中国半导体,曾经也创造过辉煌

新中国建国后的第一个三十年,我国计算机和集成电路事业在自主赶超路线的主导和公有制科研、生产体系的统筹下,从无到有,初步建立起了独立完整的产业体系,不断缩小与日本、美国的差距,比韩国起步早,发展快,对今天的芯片产业自主研发仍有重要的启示。

中国半导体陷人才培养困境,缺的不仅是资金

  目前,我国基础型人才比较少,都是教学生怎么用计算机,而不是教学生怎么造计算机。“打一个比方,大部分互联网企业都会用到JAVA,高校毕业的工程师大概有十几万,但是跑JAVA虚拟机的现在只有几十个人,我2010年办企业的时候连10个人都没有。

突破同质集成难题,中日合作首创两用芯片

在一块芯片上不仅能发出光,还能同时接收光,这是过去无法想象的。

©2019 Microchip Corporation
facebook google plus twitter linkedin youku weibo r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