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光疯狂扫货 频频并购支撑芯片梦

分享到:

      短短几年时间,以赵伟国掌舵的紫光系在资本市场连翻掀起百亿级的大规模并购,在资本市场抛出A股市场金额最高的定增预案,并“导演”了金额达800亿元巨 型定增。然而这些恐怕仅是前奏,在今年的一个季度内,紫光系再次以迅雷(6.31 +0.48%)之势埋伏进A股十几家上市公司,成为其股东。

  此前,紫光董事长赵伟国接受《证券日报》记者采访时表示:“紫光是高校系企业中恐龙级的,不仅活着而且健康。”而如今,他的野心正在迅速膨胀,以并购为手段将紫光系资产迅速做大,资本帝国的拼图逐渐完整。

  “从今年开始,我们大约要在存储器芯片制造领域投入三百亿美元,这大概是中国有史以来最大的存储项目。”近日,赵伟国再次向外界抛出他的芯片帝国梦。而为了加速积累支撑这一梦想的巨额资金,赵伟国在A股市场也加快了步伐。

  两年疯狂“扫货”

  赵伟国及其掌舵的“清华系”近一年来在资本市场加速落子,表面上看来,是欲通过资本平台布局芯片产业,但随着其在资本市场异常凶猛地出手,其资本帝国的野心也渐渐暴露。

   在去年抛出了同方国芯(41.77 -0.90%,买入)800亿元定增案方案后,赵伟国在A股市场的资本运作中找到了感觉。今年紫光系在较短时间内就潜伏进十多家上市公司的股东名单。以并 购为手段谋求紫光系资本的迅速扩张,是这个时期紫光系迅速膨胀的主要手法。然而迅速将资产资本化或许是下个时期,赵伟国酝酿紫光系快速成长的又一方式。

  赵伟国曾表示:“芯片行业非常花钱,资本运作是非常重要的手段。”如今,他的确将此手段用得出神入化。

   一季报数据显示,紫光系旗下的紫光集团、紫光通信、西藏紫光卓远共持有17家上市公司股份。仅在今年第一季度里,上述几家紫光系关联企业就新进入了14 家公司。按持股比例排序,其中,紫光系分别持有*ST中发(18.14 停牌,买入)、浪莎股份(30.36 +0.66%,买入)、欣龙控股(8.55 停牌,买入)、特尔佳(20.44 -1.30%,买入)、山东金泰(22.84 停牌,买入)的股份,占流通股比例分别为13.74%、4.04%、2.77%、2.23%、1.56%。

  从赵伟国今年来在A股市场的操作看,他选择的每一家上市公司,都是那么精准。

   在紫光系新进的个股中,有6家公司国农科技(36.83 停牌,买入)、宁波富邦(24.42 停牌,买入)、特尔佳、阳光股份(5.3 停牌,买入)、欣龙控股、山东金泰在今年3月份-4月份间都曾经或者正在停牌,且有相当一部分为紫光系新近潜入。而如果紫光系仍在二季度持有特尔佳、山东 金泰、宁波富邦、欣龙控股,那么,其潜伏各股的停牌率则近43%。

  目前,欣龙控股、国农科技仍在停牌中。今年3月欣龙科技公告称,海 南监管局对公司实际控制人郭开铸下发了采取责令改正措施的决定,确认郭开铸存在不得收购欣龙控股的情形,并要求郭开铸进行整改。4月8日,欣龙控股因筹划 重大资产重组停牌,拟发行股份购买某医药行业公司的全部或者部分股份。5月,因控股股东持股绝大部分被质押,在无法减持或通过转让股权放弃控股股东地位的 情况下,公司巧妙地通过变更控股股东持股结构的方式达到了实际控制人的变更,从而完成了整改,为收购奠定了基础。而在这之前,紫光系已经在一季度精准踩 点,悄然进驻。记者注意到,资料显示,截至到2016年3月31日,紫光集团仍位列欣龙控股第三大股东,持股比例为2.77%。

  而特尔佳的重组似乎并不那么顺利。4月27日,公司公告称拟筹划重大事项停牌。5月11日,公司宣称因相关各方就本次重大事项未能达成一致意见,终止筹划本次重大事项。公司股票5月12日开市起复牌。复牌连续两日跌停,在复牌后的五个交易内,公司股票跌幅近40%。

  不过,对于一季度新进入的公司,赵伟国并未轻易萌生退意。从上述公司最近业绩报表来看,紫光系的持股比例并未有太大变动。

  除了在今年一季度,赵伟国瞄准A股市场,精准伏击了14家上市公司外。有数据统计显示,仅去年一年,紫光系就已对11家企业进行股权投资,涉及资金600亿元。而今年,随着紫光系在资本市场的迅猛扩张,其股权投资规模或已超千亿元。

  从A股淘金

  表面看来,紫光系入股的上市公司涵盖房地产开发、生物制药、纺织、机械,可谓涉猎广泛,但其中大多数都有一个共同点:有重组预期。

   不难看出,赵伟国涉猎的上市公司多处于传统行业,部分处于亏损状态,遇到经营困难,在业务转型过程中需要借助外力,以重组等方式摆脱困境或实现业务升 级。其中*ST中发涉足集成电路,但陷入亏损状态;中京电子(14.81 -2.69%,买入)也开始向股权投资等方向转型;而国农科技业绩常年亏损,甚至多次被业内人士质疑其已沦为资本玩家的“工具”。而其他几个上市公司宁波 富邦、特尔佳、阳光股份、欣龙控股等去年业绩都出现不同程度的下滑或亏损。

  “在资本市场直接进行股权投资,从而实现获利,是紫光系获 取资金的一种方式。”业内人士认为:“不过,从赵伟国投资的标的公司来看,其大部分业绩亏损,有重组风险,并非走得稳妥路线。但紫光系频掀并购需要大量资 金支持,而同方国芯去年抛出800亿元定增预案后,目前也尚未完成,紫光系仍需通过二级市场获利等手段保证后续资本运作有足够的资金积累。”

  而紫光的资产近年来呈现规模性增长,主要依赖其频频的资本运作。赵伟国也曾表示:”通过资本溢价和增值,两年紫光的资产增值700亿元人民币以上。”

  “而要实现紫光系资产快速膨胀还有一个重要的方式,就是分拆旗下多类资产上市。”上述业内人士认为。

  近年来,紫光集团通过并购实现了多家公司的吞并,且不断扩大投资规模,其多家公司透露出IPO或借壳上市的意愿。

   “从紫光系资产来看,其并购企业的模式已不适合高校系企业普遍采取的孵化来实现资本扩张,而拥有大量壳资源之后,借壳上市或许是其将旗下资产尽快资本化 采取的较便利的途径。A股市场在近年来较受企业欢迎,然而IPO上市难度极大,让借壳上市成为众多企业上市选择的另类途径。”分析人士表示。

  毕竟赵伟国要尽快实现其芯片帝国梦,实现资本积累的最快途径或许就在A股市场。

  并购支撑芯片梦

  赵伟国掌控下的紫光系,悄然迅速崛起,并成为资本市场不容忽视的一员猛将,接二连三掀起巨额并购在短时间内引起资本市场极大关注。

  在赵伟国掌舵的紫光集团及其子公司以一种低调吸筹的方式成为A股十多家上市公司股东的同时,赵伟国最近再放豪言,紫光从今年开始欲投300亿美元到存储器芯片制造领域,支撑其3000亿元规模的芯片帝国梦。

  在赵伟国主导紫光集团这个平台后,其就发起了多起并购,为了尽快挤进芯片领域前列,紫光集团分别在2013年和2014年以17.8亿美元私有化了中国第一大芯片制造商展讯,又以9.1亿美元收购了在芯片制造领域排名第二的锐迪科。

   收购展讯、锐迪科后,紫光集团相继控股新华三、布局云计算并向存储芯片领域强势进军。去年,紫光股份(60.86 -0.10%,买入)再以不低于23亿美元的价格收购惠普旗下“新华三”近半数股权;10月,紫光股份38亿美元拿下西部数据15%股权,后投资6亿美元 成为台湾力成的最大股东。紫光集团在去年底还通过一系列资本运作,打造了存储器产业平台。此外,紫光集团还投资收购了美国领先存储芯片设计公司 Marvell的少量股份。去年12月,紫光集团又以135亿元人民币入股了两家台湾企业。

  有人形容赵伟国的投资手法为“快并且凶猛”。

  去年11月,在通过协议转让形式获得同方国芯控股股东地位后,在紫光集团的主导下,同方国芯抛出了800亿元的定增方案,创下A股有史以来最大的非公开融资纪录。

  有数据统计,近三年来,赵伟国主导的紫光集团已经在资本市场上主导了近两千亿元的收购。

   对于为何紫光系选择在这个时间频频发起并购行为,赵伟国曾回应称,并购始终是我们的一种手段而非战略。这是紫光集团发展到一定历史阶段的一个正常现象。 “有点引人注目而已,慢慢的,大家会习惯的。”而赵伟国也透露,紫光系的并购手段还将持续,或将伴随整个紫光的扩张和发展。

 

      更多Atmel及科技资讯请关注:  
      Atmel中文官网:https://www.atmel.com/zh/cn/
      Atmel技术论坛:https://atmel.eefocus.com/
      Atmel中文博客:https://blog.sina.com.cn/u/2253031744
      Atmel新浪微博:https://www.weibo.com/atmelcn
继续阅读
发展人工智能,中国短板仍然醒目

“全球在人工智能专利布局上的前20名,没有一家中国企业。”在日前举行的2018世界智能大会智能科技产业发展CXO论坛圆桌对话环节,北京人工智能专利产业创新中心总经理刘翰伦的话引人深思。他从知识产权角度,给国内人工智能企业来了个现场“把脉”。

MIPS32位架构详解及PIC32MM系列主要特点

MIPS32架构基于一种固定长度的定期编码指令集,并采用导入/存储(load/store)数据模型。经改进,这种架构可支持高级语言的优化执行。其算术和逻辑运算采用三个操作数的形式,允许编译器优化复杂的表达式。

量子通信市场可期,长期规模可超千亿

  量子通信是由量子态携带信息的通信方式,它利用光子等基本粒子的量子纠缠原理实现保密通信过程。而按照传输的比特类型、应用原理等,量子通信类型主要可以分为:量子密钥分配和量子隐形传态二者具有较大的不同。

中国半导体陷人才培养困境,缺的不仅是资金

  目前,我国基础型人才比较少,都是教学生怎么用计算机,而不是教学生怎么造计算机。“打一个比方,大部分互联网企业都会用到JAVA,高校毕业的工程师大概有十几万,但是跑JAVA虚拟机的现在只有几十个人,我2010年办企业的时候连10个人都没有。

突破同质集成难题,中日合作首创两用芯片

在一块芯片上不仅能发出光,还能同时接收光,这是过去无法想象的。

©2020 Microchip Corporation
facebook google plus twitter linkedin youku weibo r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