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M并入豪门软银之后,从幕后走到前台,积极开拓物联网市场

分享到:

2016 年 7 月,日本软银集团以 243 亿英镑天价收购英国 IP 矽智财大厂 ARM 的消息,震撼全球科技圈。自从 2016 年 9 月软银完成收购至今,9 个多月过去了,软银创办人孙正义眼中“集团未来成长战略的核心” ARM 发生了哪些变化?又面临哪些新的挑战?

变化一:积极与市场沟通

首先,ARM 为了扩大生态圈,更积极走到台前和市场沟通。在刚落幕的 2017 台北国际电脑展中,ARM 以过去罕见的盛大规模参展,IP、物联网两大事业群总裁亲自来台发表演说,多位高阶主管轮番召开记者会、解说新产品。

ARM 物联网事业群总裁 Dipesh Patel 表示,ARM 除了和研华共同布局物联网平台外,也持续寻找潜在的台湾合作伙伴,目前锁定三大应用领域:

第一,公用事业,像是能源控制、智能电表;

第二,物流、交通等资产追踪管理;

第三,新领域互联空间(Connected Space),像是智能城市、智能建筑的连网设备、停车场等,在在点出 ARM 转型的企图。

QQ截图20170612105812

变化二:不间断地组织改造

目前 ARM 分为两大事业群,一个是外界熟悉的 IP 产品事业部,负责既有的 CPU、GPU 等 IP 产品线,面对客户包括联发科、高通、三星和小米等,目前全球有高达 95% 的手机使用 ARM 的技术,每天有超过 4,000 万颗以 ARM 为核心的晶片出货到全球各地,IP 事业群一直是 ARM 的“金鸡母(会生金蛋的母鸡)”。

“金鸡母”另一端,是新的物联网事业群,以 mbed 为品牌,在做和过去完全不一样的事,而这项改变,要从 3 年多前的那场会议说起。

内部危机感催生 ARM 物联网事业

2014 年,ARM 内部一场资深管理阶层的动脑会议上,虽然智能手机事业仍然蓬勃,但幅度已有减缓趋势,下一波成长契机在哪,成了主管间的普遍焦虑,于是,众人把眼光聚向了才刚萌芽的物联网上。

Dipesh Patel 说:“一开始当成内部的创新、孵化器来做,希望用我们既有的商业模式,一部分授权、一部分收取权利金的模式,在我们既有的 IP 基础上发展,而不是重新做起。”ARM 思考的是,当未来所有物件、装置都能够连网的状态下,ARM 的既有优势、技术能从哪个点切入卡位。

不过,物联网少量多样的特性,加上缺乏杀手级应用,和 ARM 过去走了 25 年的硬件 IP 授权模式有很大的不同,“这对 ARM 来说是全新的尝试。”Dipesh Patel 说。

QQ截图20170612105936

Dipesh Patel 是肩负 ARM 转型的灵魂人物,他在 ARM 待了 20 年,历任过 ARM 实体设计部门总经理,负责基础架构的 IP 业务,也曾任 ARM 内部的创新育成单位,针对新兴科技做技术投资与评估,对于物联网这“烧钱的工作”相对不陌生。

Dipesh Patel 不讳言,“在年度编预算的时候,每个部门都在抢,抢人、抢钱,我们既有一大块是非常成功的商业模式跟团队,一定会争取更多投资,但如何让公司在这样的氛围下,把钱投到一个新的、目前还看不到起色的事业体,如何去保护(protect)这对的方向,带领团队继续往前走,来自内部的压力确实很大。”

孙正义力挺,新事业群增长 7 倍

而 ARM 并入软银后,新的董事会可能影响策略方向,到底“大老板”孙正义的态度是什么呢?

QQ截图20170612110105

Dipesh Patel 表示,孙正义很会激励员工,在意的是物联网事业群是否持续成长,总是要他们“dream bigger”,虽然短期的预算压力、内部舆论压力依然存在,但并入软银后,“有些限制改变了”,有更多资金可以投入新的领域与技术,现在,他更倾向把眼光放远,思考如何打造物联网的生态系。

另一方面,从硬件走向软件、乃至软件即服务(SaaS),需要的专业大不相同。ARM 透过大规模的挖角,从外部找具备软件、销售背景的人才,加上直接购并如影像技术公司 Apical 等,“这些公司也带来软件技术上的专业,或是在商业上比较熟悉这手法的人,”Dipesh Patel 表示,过去 3 年来,ARM 的物联网事业群,从大约 30 人的研究型团队,足足成长了 7 倍之多。

除了预算、人才,回归根本,ARM 最大的挑战还是在产品方面。Dipesh Patel 认为,“什么是对的产品方向,什么又是对的时间点,都要不断调整。”

举例来说,ARM 的云端服务 mbed Cloud,相较于 Google Cloud、Microsoft Azure,ARM 更强调底层装置端的管理。由于 ARM 从 CPU 起家,嵌入式技术的应用横跨各种装置,因此 ARM 可以在底层就把很多功能整并进去,挟着先天优势,再透过云端作业系统来进行管理,保护装置的安全、一致性。

QQ截图20170612110200

目前,已有超过 25 万名开发商在物联网装置设计使用 ARM mbed OS 平台,平均每个月有 150 万台物联网装置启动。而 mbed IoT Device Platform 则提供了简化并符合业界标准的模组,能够加速物联网整合。

价值先行,物联网指日可待

2016 年 9 月,ARM 从伦敦证券交易所下市,正式并入软银集团,从此,孙正义的物联网大梦成为每日厮杀的商场现实。

对 Dipesh Patel 来说,物联网只是时间的问题,是什么时候发生(when),而不是会或不会发生的问题(if)。

他认为,ARM 要做的是提供一个快速进入物联网的管道,降低大家的门槛,对于想进入的公司,他的建议是,“首先,思考你要解决什么问题,想清楚自己的价值在哪里,再去找出相对应的解决方案。”

“现在每天叫醒我的、我每天早上起来第一件事,我会想现在生活中有多少装置是连网,这数量够多吗?如果不够多,障碍是什么?”Dipesh Patel认为,从软银角度,最关心的仍是有多少装置透过 ARM 的产品连网,而这,无疑也是判定它成功与否的关键。

继续阅读
5G为智能城市提供了哪些可能?

现在提起智慧城市,想必很多人都不陌生,“智慧城市”最早由IBM所提出,其实质是“利用先进的信息技术,实现城市智慧式管理和运行,进而为城市中的人创造更美好的生活,促进城市的和谐、可持续成长”

智慧便捷之城如何打造?看大数据下的深圳试点先行

手机点一点,就能解决上下班通勤难题;眼睛眨一眨,就能办好100项政务服务;鼠标动一动,就能享受快捷的便民服务。在深圳这样一座科技创新之都,大数据、云计算、物联网、移动互联网、人工智能等新兴技术风起云涌,正在给人们的生活带来巨大改变。

智慧城市落地发展,这一问题需先解决

  智慧城市建设正成为一个国际化趋势,在技术革新、应用落地、政策支持推动之下,我国却迟迟没有一个标杆性城市产生,究其原因,数据开放成为了目前亟待解决的关键问题。

当物联网遇上区块链,会擦出什么样的火花?

物联网与区块链两大热门概念的组合,将迸发出什么样的火花?这似乎不再受行业与技术的限制,而是创造力的问题。因此,笔者认为,未来在这领域中将会有更多的参与者。其中,“古典”物联网企业、寻求数字化转型的传统企业以及区块链领域的初创企业,都将迎接这一次行业变革的挑战和机遇。

超级英雄拯救世界?比他们更快的是城市物联网

  今年早些时候,美国的50个州、5个地区和哥伦比亚特区都选用了FirstNet,这是第一个面向公众的全国性通信平台,致力于为全国各地的第一响应者服务。FirstNet将公共安全能力与物联网相结合,为创造更智慧的城市和更高效的响应创造了机会。

©2019 Microchip Corporation
facebook google plus twitter linkedin youku weibo rss